陸昊在全國兩會“部長通道”答記者問

2019-03-14

      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后,陸昊在“部長通道”接受采訪。 新華社記者 殷剛 攝
  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后,全國人大代表、自然資源部部長陸昊首次亮相“部長通道”,直面熱點,回應關切。
  自然資源部作為新整合的超級大部,現在整合得怎么樣了?
  ——已經解決了一些突出問題,還有一些問題需要繼續努力
  去年公布的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在組建自然資源部那一段里,第一句話就是“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
  陸昊表示,組建自然資源部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入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重大舉措。這里既體現出黨中央對生態文明建設、對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深遠歷史考量,也體現了黨中央從更深層次、更科學的治理機制來解決當前生態保護和自然資源開發利用中存在的突出問題。
  “在實踐中,我們也感到,一些部門職責分散或者交叉,很難從山水林田湖草作為整體的生態系統角度,從國土空間整體角度進行管控和治理。再比如:當前也有很多問題,只從事后的違法違規角度進行處罰是不夠的,需要從更深層次完善體制機制。經過一年來的努力,我們已經解決了一些突出問題,還有一些問題需要繼續努力。”
  陸昊介紹,陸海分界線的標準長期沒有得到統一,現在已經統一了。林地和草地的劃分技術規范和標準,長期以來沒有完全統一,現在統一了,這樣可以減少地方在確權頒證等方面的困惑。規劃問題,的確存在原來的城鄉建設規劃與土地利用規劃之間的技術規范不夠統一等問題,所以有的城市會有部分建設用地不能合規使用。這一問題,將在下一步“多規合一”中得到解決。
  自然資源部去年做了哪些工作?
  ——推進重構性機構改革,打基礎、建機制,根據中央要求,解決存在的突出問題
  去年,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提出,自然資源部要履行好“統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所有者職責,統一行使所有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和生態保護修復職責”。
  陸昊表示,去年一年,自然資源部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主要從三方面開展工作。
  一是推進重構性機構改革。在原國土資源部、海洋局、測繪地信局、地質調查局、林草局等基礎上,根據“兩統一”職責,將第一個“統一”設計為自然資源調查監測、自然資源確權登記、自然資源所有者權益和自然資源開發利用4個關鍵環節;將第二個“統一”設計為國土空間規劃、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和國土空間生態修復3個關鍵環節,設立了一批部委歷史上沒有過的新的司局,履行新的職責任務。
  二是打基礎、建機制。按照中央深改委的統一部署,認真聽取各方面意見,深入調查研究,牽頭起草了《關于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并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關于統籌推進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指導意見》等,這些意見都已經過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將全面啟動實施。同時,也啟動開展了全國圍填海現狀調查等基礎性工作和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等重要工作。
  三是根據中央要求,解決當前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努力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轉化成有效工作機制。在嚴控圍填海的問題上,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停止一般性的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因為有存量可以用;積極穩妥處理歷史遺留問題,最大限度地減少圍填海對海洋動力系統、海洋生物多樣性等帶來的影響。
  “我們注意到,2015年前有1500多萬畝批而未供的土地和200多萬畝的閑置土地。怎么建立有效工作機制,把中央確定的‘嚴控增量、盤活存量’要求落到實處?
  我們去年首次減少新增建設用地供應,同時建立盤活存量與新增建設用地掛鉤的機制。我們跟地方一起努力,去年實際上盤活土地占到新增建設用地的75%。再比如,對占補平衡問題,我們大樣本、隨機核查6026塊土地,這個情況已經向媒體公布了核查和處理結果。”陸昊說。
  自然資源管理工作面臨哪些挑戰?
  ——自然資源是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后代共同擁有的,如何更科學合理利用,需要有更大的共識
  “履行好‘兩統一’職責是有很多挑戰的。”陸昊表示,生態產品是最大的公共品,但是生態產品的價值實現機制問題,還需要我們從理論和實踐方面進行探索和研究。
  陸昊舉了具體實例進行闡述,“我國幅員廣闊,各地情況千差萬別,如何基于各地的自然地理狀況、與地質結構相關聯,制定出更加有效的國土保護政策,使它在更科學的基礎上有更大的權威性,這需要我們深入探索。再比如,水的問題在整個生態系統當中是極其重要的,特別是當前氣候變化,人類活動導致湖泊、濕地面積減少,導致蓄水能力下降,以及水污染帶來的降水、地表水、地下水的水平衡問題,對生態系統和經濟社會發展都產生嚴峻挑戰。這直接關系到很多地區的生態保護和修復,比如國土綠化、植樹造林、退耕還林還草以及重要生態系統問題,背后都與水平衡有關。這需要我們和水利部、生態環境部、林業草原局等一起努力解決。”
  陸昊強調,自然資源是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后代共同擁有的,如何更科學合理利用,需要有更大的共識。生態文明是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后代的共同利益,我們愿意與大家共同努力做好這項工作。
  如何解決不動產登記過程中遇到的堵點、難點問題?
  ——用好26種流程圖,用信息共享集成、流程集成、人員集成三種方式解決問題
  不動產登記事關企業和群眾的切身利益,對不動產權益人的權益保護、市場交易效率提升等都具有重要意義。陸昊表示,不動產登記在我國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中,相對是一個新事物。各地在探索時用了各種方式,有些地方做得很好,有些地方做得不是很規范。
  “我們去年開展了不動產登記窗口作風問題專項整治,解決了一部分問題。但是我們發現,有些問題并不都是窗口問題帶來的。去年經過4個多月的全面深入調查,發現當前有95種類型的不動產登記事項,我們對其中最常見的26種登記事項,包括企業、個人、機關單位事項,在流程圖方面進行了全面優化和設計,已經公布在自然資源部的網站上。”
  陸昊表示,下一步,自然資源部將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剛下發的《關于壓縮不動產登記辦理時間的通知》精神。各地不動產登記機構要認真研究流程圖,用下述三種方式之一,就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第一是信息共享集成,第二是流程集成,第三是人員集成。需要注意的是,26種流程圖所涉及的政府部門是比較多的,不是一個部門可以完成的。自然資源部有信心和有關部門一起共同做好這項工作。
  自然資源部將如何加大督察力度?
  ——不斷探索自然資源領域的新的督察活動,使得督察工作更科學、更權威、更有效
  自然資源督察是在原國家土地督察的基礎上建立的,也是為了加強對自然資源的整體保護和監督。
  陸昊表示,督察與執法有所不同,督察主要面對地方各級政府。下一步,自然資源部將根據中央統一要求,不斷探索自然資源領域的新的督察活動,保護好國家有限的自然資源,使它更加節約集約利用。
  “有一點可以明確,我們的督察權威來自于黨中央權威。從目前情況看,各地對中央的重大決策部署,態度是鮮明的。所以我們有充分信心,既監督地方存在的問題,也跟地方一起研究探討解決問題的科學路徑,使得督察工作更科學、更權威、更有效。”陸昊說。